分享

更多

   

王路:宋江的形象,在李逵心中是如何倒塌的? | 水浒臆说

2017-05-08  茂林之家


文 | 王路


宋江第一次见李师师,喝完了茶,“欲叙行藏”,却被奶子拦住,说官家到来,不得不离开了。之后又去找赵元奴,也被拒绝了,十分没趣。


好在李师师说了,明天还可以来。这句话也许是客套,李师师大概想,宋江已经花了这么多钱,又不满意,下次估计不会再来了。岂料宋江有的是钱,第二天又来了,还带了更多的钱。李师师就不好意思了:“员外识荆之初,何故以厚礼见赐?却之不恭,受之太过。


▲ 何晴版李师师


李师师是见过世面的人,但宋江的礼,仍然让她觉得太大了。这种反应让宋江很高兴,他说:“山僻村野,绝无罕物。但送些小微物,表情而已,何劳花魁娘子致谢。


一个人要彰显自信,最好是在别人惊讶的地方,表示这是小意思。几杯酒下肚,宋江又提这茬:


在下山乡,虽有贯伯浮财,未曾见此富贵。花魁风流蕴藉,名播寰宇。求见一面,如登天之难。何况促膝笑谈,亲赐杯酒!


这话什么意思呢?——钱,不算富贵。能跟花魁促膝并坐,谈笑风生,这才算富贵。


宋江为什么一心想招安?梁山是不缺钱的。但梁山缺富贵。缺“笙歌归院落,灯火下楼台”这种富贵。一定要到东京,跟李师师促膝谈笑,生活才算有品位。


这和其他梁山人的品位是不大一样的。不过,虽然品位不同,但男人喝多之后的表现,还是差不多的——


【宋江口滑,揎拳裸袖,点点指指,把出梁山泊手段来。柴进笑道:“表兄从来酒后如此,娘子勿笑。”李师师道:“酒以合欢,何拘于礼。”】


施耐庵下笔很含蓄,只说“把出梁山泊手段来”。梁山泊是靠烧杀抢掠生活的,对一个女人,“把出梁山泊手段”,是什么意思,就不言而喻了。


这让柴进有点尴尬。毕竟柴进的出身和宋江不同。但现在,宋江是领导,柴进只好赔笑解释。李师师嘴上说“何拘于礼”,心里是不高兴的。宋江已经开始动手动脚了,这么下去,马上就要出事。


前一夜,要出事的时候,救场的是奶子,她报官家来了。这一夜,要出事的时候,来了一个人,比官家还厉害,他是李逵。


宋江本来不想让李逵来东京,来了东京,第一夜看灯时又不带他,把李逵安排在客店看房。等宋江玩得差不多,回来时,李逵已经睡着了——


【李逵困眼睁开,对宋江道:“哥哥不带我来也罢了,既带我来,却教我看房,闷出鸟来!你们都自去快活。”宋江道:“为你生性不善,面貌丑恶,不争带你入城,只恐因而惹祸。”李逵便道:“则不带我去便了,何消得许多推故。几曾见我那里吓杀了别人家小的大的?”】


李逵虽然经事少,但不傻。再傻的人,到这一步,都瞒他不住。宋江的所有借口都被李逵揭穿。没办法,只好说:“只有明日十五日这一夜,带你入去,看罢了正灯,连夜便回。


更过分的是,这一晚,虽然带了李逵来,却不让李逵进李师师家。


【随即都到李师师家。宋江教戴宗同李逵,只在门前等。三个人入到里面大客位里。】


当年在浔阳江口,宋江落魄时,戴宗李逵是他最好的兄弟,是心腹中的心腹,手足中的手足。


▲ 赵小锐版李逵


梁山泊后来的衰落,看起来,是征辽国、讨方腊的缘故,其实和那些关系不大。那只是表象。大风起于青萍之末。考其根源,从排定座次的时候,梁山的衰落就注定了。


排座次前,梁山好汉是没有阶级之分的,至少不明显。大家都是兄弟。排完之后,就不一样了,有了阶级之分,去东京看灯,有人负责玩乐,有人负责看房。


“替天行道”大旗的第一次倒掉,是因为李逵。李逵之所以砍倒杏黄旗,撕碎“替天行道”大字,正因为陪宋江去了一趟东京,对他腐化的生活作风感到触目惊心,才相信他做得出强抢民女这种事。


宋江见李师师的两个晚上,故事发生得很对称。头一天,“欲叙行藏”,官家来了,从后门来。第二天,“揎拳裸袖”,李逵来了,从前门来。其实,官家的到来是虚,只是听说,并没有亲眼看见;李逵的到来是实,他的出现阻止了宋江的“梁山泊手段”。


【李逵看见宋江、柴进与李师师对坐饮酒,自肚里有五分没好气,睁圆怪眼,直瞅他三个。】


李师师很高兴,终于有救场的了。听说这黑汉姓李,李师师就跟他开玩笑:“我倒不打紧,辱没了太白学士。


听起来,似乎是嘲讽李逵:人家李太白姓李,你也配姓李?不过,李逵和李太白还真有相似之处。李太白天真烂漫,李逵也天真烂漫。真正辱没斯文的,倒不是李逵,而是宋江。李师师用小杯同宋江喝酒,却赏了李逵三大钟。这让宋江不高兴了,也丢下杯子,用钟来喝。


李逵一来一去,宋江就不再方便“把出梁山泊手段”了,那样,他会觉得寒碜。宋江之所以把李逵安排在门口,一是怕李逵闹事,二是怕带了李逵这样的跟班,显得不体面。土豪不在乎钱,在乎体面,怎么才能彰显体面呢?——文化。仅仅是“贯伯浮财”还不够,要像个文化人儿。


文化人的典型特点就是,会写诗。


于是,宋江撸起袖子,作了首词。


梁山泊的文化人儿不多。宋江算一个。他提不起棍棒,但提得起笔。宋江的笔和吴用、萧让的笔不一样。吴用、萧让的笔,是秘书的笔,宋江的笔,是领导的笔。


▲ 张涵予版宋江


宋江不常开笔,一开笔,就有命运的大转折。头一次开笔,是“敢笑黄巢不丈夫”。这种手段李逵是识不得的,但黄文炳识得,宋江就被抓了。这次,你李师师不是唱苏东坡的词吗,那好,我就来作一首:


【天南地北,问乾坤何处,可容狂客?借得山东烟水寨,来买凤城春色。翠袖围香,绛绡笼雪,一笑千金值。神仙体态,薄幸如何消得!想芦叶滩头,蓼花汀畔,皓月空凝碧。六六雁行连八九,只等金鸡消息。义胆包天,忠肝盖地,四海无人识。离愁万种,醉乡一夜头白。】


这首词,书上没明说词牌,应该是《念奴娇》,不过,“想芦叶滩头”一句缺了个字。


【写毕,递与李师师,反复看了,不晓其意。宋江只要等他问其备细,却把心腹衷曲之事告诉。】


“借得山东烟水寨,来买凤城春色。”这么直白的话,李师师难道看不懂吗?但李师师不敢看懂。——“六六雁行连八九,只等金鸡消息。” 六六三十六,八九七十二,天罡加地煞,就是梁山的阵容。“只等金鸡消息”,也很有意思。——《水浒》成书在明朝。据说,农民出身的朱元璋,在当皇帝之前,写过一首《咏鸡》,“三声唤出扶桑日, 扫遍残星与晓月”。这里的“金鸡消息”,说白了,还是“敢笑黄巢不丈夫”那一套。


这李师师敢看懂吗?只好装作不懂。宋江就要跟她解释,事情又到了燃眉之急,这时,奶子又报:“官家从地道中来至后门。”李师师忙道:“不能远送,切乞恕罪。”


这次真把李师师吓坏了。上次临走,李师师说明天还可以再来。这次,只说不能远送了。但宋江并不立刻走,他等什么?


【宋江在黑地里说道:“今番挫过,后次难逢。俺三个何不就此告一道招安赦书,有何不好?”柴进道:“如何使得!便是应允了,后来也有翻变。”】


“今番挫过,后次难逢”,这也是双关语。表面上看,宋江是怕错过圣上,其实,宋江是怕错过李师师。连柴进都知道,这时候谈招安是胡扯,宋江难道不懂吗?那他为什么还这么说呢?


其实,宋江这番话,不是要说给圣上,是要留下一句话,回头转给李逵听。——给李逵做个交代和解释。


▲ 赵小锐版李逵


梁山之所以衰落,看似因为朝廷,实则因为李逵。梁山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,朝廷并非不能接纳,但李逵绝对不能接纳。宋江这次出行,生活作风已经被李逵看见了,那么,往后在李逵面前的权威就丧失了。因此,宋江装模作样,要唬唬李逵,让他以为这次出来是办公事的,不是搞腐败的。


但李逵再傻也不至于被他唬住,李逵已经怒不可遏了。


【三个正在黑影里商量,却说李逵见了宋江、柴进和那美色妇人吃酒,却教他和戴宗看门,头上毛发倒竖起来,一肚子怒气正没发付处。只见杨太尉揭起帘幕,推开扇门,径走入来。见了李逵,喝问道:“你这厮是谁,敢在这里?”李逵也不回应,提起把交椅,望杨太尉劈脸打来。杨太尉倒吃了一惊,措手不及,两交椅打翻地下。戴宗便来救时,那里拦当得住。李逵扯下幅画来,就蜡烛上点着,东焠西焠,一面放火,香桌椅凳,打得粉碎。宋江等三个听得,赶出来看时,见黑旋风褪下半截衣裳,正在那里行凶。】


这次,事情闹严重了。宋江立刻带着柴进逃出了东京,根本没管李逵。从此以后,宋江的形象,就在李逵心中倒塌了。梁山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下坡路。

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