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更多

   

尧舜“禅让”?真实的幕后是腥风血雨

2017-05-08  Q歌达人

征讨三苗

话说约4500年前,黄河流域气候进入洪涝期。

唐尧的部族在河北省唐县至望都一带的滹沱河流域,深受唐河、滹沱河水患侵害。于是唐尧带领部族西进,到了汾河中游的太原盆地,创立了太原的龙山文化。

尧这个人比较有贤德,住经济适用房,不坐公车,粗衣淡饭,艰苦朴素。选拔官吏时择优录取,量才而用。不贪污受贿,不搞婚外情。这是真正的公仆。

尧舜“禅让”?真实的幕后是腥风血雨

尧的时代,可谓内忧外患。内有洪水泛滥,外有三苗扰边。

古代社会的人类为了吃饱肚子,从没停止过战争。现在换成争石油,大同小异。

尧时代,周围势力较强的部落是以舜和羿为首的东夷部落和南方的三苗部落。

三苗是黄帝至尧舜禹时代的古老部落,又叫“苗民”﹑“有苗”,主要分布在汉江流域的长江中游一带。三苗部落农作物丰富,人口增殖快,慢慢向北发展,成为北方部落的劲敌。

为了保护北方的粮食,尧决定征讨三苗。

尧舜“禅让”?真实的幕后是腥风血雨

俗话说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在那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年代,军队交给别人是不放心的。尧作为一代盟主,很明白这个道理。他决定派自己的儿子朱出马。

尧有十个儿子,朱是嫡长子。他出生时全身红色,因取名朱。朱性格刚烈,智慧极高。在他的率领下,北方军队长驱直入,顺利降服了三苗。

尧大为高兴,一为自己儿子有出息,二为解除了南方的威胁。为了表彰儿子的功绩,尧封朱于丹水,让他管理汉江流域的三苗部落。后称丹朱。

三苗已平,水患未已。

尧在治水这项工作上明显不称职。他任用鲧治水9年,毫无功绩。

蒋公有攘外必先安内之说,是有道理的。尧时国内百姓身受洪水之苦,对远处的三苗之乱并不感同身受,但对身边的水患却有很强的痛感。

因此,治水无功使尧的威信直线下降。



舜的崛起

而在东边,一个叫舜的年轻人凭着一系列非凡的举措,威望迅速攀升,成为当时的超级男生。

尧的时代,已是原始社会晚期。当时最高的权力机构是部落联盟议事会。尧的议事会成员有鲧、皋陶、契、后稷、伯夷、夔、龙、倕、益、彭祖等,他们都是黄帝后代,是根正苗红的太子党,是各地的部落首领。

但另一股力量正在崛起,那就是贵族。舜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。

尧舜“禅让”?真实的幕后是腥风血雨

舜姓姚,名重华。出生在今山东诸城市诸冯村。(《孟子》:'舜生于诸冯,迁于负夏,卒于鸣条,东夷之人也。' )

舜的相貌非常奇特,他的眼睛里有两个瞳子,头大而圆,面黑而方,嘴巴很大,可以容拳。

舜的家世甚为寒微,五世为庶人,处于社会下层。但一经推究,他竟有纯正的黄帝血统。

黄帝的正妃嫘祖生有两个儿子:玄嚣、昌意。这哥俩以后的传承次序如下:

第一支:玄嚣-娇极-高辛(帝喾)-帝挚、帝尧(挚与尧是兄弟)。

第二支:昌意-高阳(帝颛顼)-穷蝉-敬康-句望-桥牛-瞽叟-舜。

所以说,舜是尧的族玄孙。

舜的家庭是个四口之家。他的父亲瞽叟是个盲人,心术不正。母亲很早去世。继母生了儿子叫象,这娘俩两面三刀、桀骜不驯。(《尚书》:“父顽、母嚣、象傲”)

舜的父亲、继母、弟弟三人虽各有特点,但精诚团结。团结的目的,就是要害死舜。

他们的犯罪手段比现在的黑社会组织更为直接。

其一,舜在房顶上搞维修,瞽叟便从下面点火,想烧死舜。舜紧紧抓住斗笠作降落伞,施展蜘蛛侠绝技,得以逃脱。

其二,舜下水井疏通,瞽叟和象在上面填土,想把舜活埋。舜又施展遁地大法,挖了一个斜井逃生。(《史记.五帝本纪》)

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家庭里,舜绝望了。于是,他选择了外出打工。

尧舜“禅让”?真实的幕后是腥风血雨

那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年代,不查户口本,不查暂住证。人们来去自由,只要能干,就有工作。

舜先是在历山(今济南千佛山)下耕田种植数年,再到雷泽(今山东荷泽东北)打鱼,又到黄河之滨制作陶器。在打工过程中他还娶了媳妇登比氏。

舜还有一个收获。他与当时的有穷国(今山东临淄一带)酋长羿成了铁杆朋友,这个朋友在后来的帝位之争中起了决定性作用。

颠沛流离的生活保住了舜的性命,也成就了他的名声。

他对虐待、迫害他的父母坚守孝道,成为孝的楷模。他四处打工,表现出卓越的才干和高尚的人格力量。他战斗过的地方,人们受他影响,不占小便宜,不制造伪劣产品。(“舜耕历山,历山之人皆让畔;渔雷泽,雷泽上人皆让居;陶河滨,河滨器皆不苦窳”)。

舜的民望扶摇直上,他自己也不会想到,他已卷入风起云涌的王位之争。



王位之争

当时三苗外患已平,中原不再受战争之苦,只有治理洪水成为各部落的头等大事。而尧已年老,对付洪水也没有好的办法,于是这盟主的接班人问题摆上了议事日程。

当时在各地诸侯之间较有竞争力的候选人有丹朱、共工、鲧。我们来看这三人的出身及履历。

丹朱是尧的儿子,在成功地降服三苗之乱后,被封在丹水,成为三苗的部落首领。他在南方治理有方,地位崇高,被湖南、广东等地奉为衡山皇、丹朱皇。

共工是炎帝的后裔,也是一个部落的首领,生活在黄河中游河西地区(今河南辉县一带)。他的部落曾在黄河西岸筑堤抗洪,致使洪水冲毁东岸堤坝,淹没了下游颛顼(Zhuan Xu 鲧的父亲)部落的家园,造成两部落之间多年的积怨。

鲧是尧的堂叔,是黄帝的曾孙。尧封他在崇地作部落首领,所以又称崇伯。

有一天尧召开内阁会议,讨论部落盟主继承人问题。

尧舜“禅让”?真实的幕后是腥风血雨

人大代表放齐首先推荐丹朱。尧客气地推辞说:“他脾气不好,不行。”

这一幕在后来历史的帝位之争中会多次重播。新君即位时谦让一番,说一些本人德行浅薄、不堪重任之类的话,通常经过三请之后才登上龙位。如黄袍加身的赵匡胤,明朝景泰皇帝朱祁钰,都是先礼后兵。

尧也客气了一下,没想到众代表借坡下驴,再也没人提起丹朱。

另一位代表欢兜推荐共工,尧说:“共工这个人能言善辩,但行为不端,看似恭敬厚道,实际敢欺天,不行。”

看来欢兜这人太莽撞。从黄帝到尧已历五代,盟主都是黄帝两个儿子玄嚣、昌意的子孙轮流执政,他却突然推荐炎帝的后代,真是不识时务,这也成为他后来倒霉的导火索。

尧也不太高兴,于是转移话题说:“现在洪水是大事,谁能负责呢?”“皆曰鲧可。”(《史记.五帝本记》)

一个“皆”字道出了鲧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。在民主政治时期全票通过的状况是相当不容易的。

尧仍然不同意,他说:“他这个人不听话,在族里的名声不好。”但众人坚持说:“目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,可以试用一下。”于是通过。

这次会议真是诡秘。会议代表首先提到丹朱,但在尧客气地推辞后,众人都没有再提起。这说明各部落并不希望丹朱成为新的盟主。其实尧对丹朱的评语只是“脾气不好”,而对共工的鉴定则是“欺天”。在古代欺天是什么样的性质?罪大恶极!

鲧有正宗的黄帝血统,又是尧的堂叔,众人力推鲧担任水利部长,使尧难以坚持已见。他明白,自己需要忍。这一忍就是九年。

尧舜“禅让”?真实的幕后是腥风血雨

天真的鲧上任后没有一丝懈怠,他开始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抗洪大业中。鲧如果能够顺利完成这项工作,必将是众望所归、铁定的帝位接班人。

一晃九年过去了,鲧治水无功。九年前的踌躇满志换来了九年后的灰头土脸。

而这时,草根族青年舜在东夷部落的名望已是如日中天。

尧再次召开内阁会议,讨论接班人问题。

此时情形已与九年前不同了。共工不是黄帝家族的,丹朱不孚众望,鲧因治水而彻底丧失了接班的机会。具有高贵血统且有民望的,唯舜而已。但是他不在朝堂。

于是尧破除常规,发出了一项指令:“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。”选举的范围一下子扩大了。

一切都像是排练好的节目,众代表异口同声:“有矜在民间,曰虞舜。”

舜终于登场了。

九年前鲧成为主角是各方势力妥协的结果:尧不希望炎帝后人共工出头,各部落首领不希望丹朱露脸。九年后舜成为主角仍是各方妥协的结果:他有黄帝血统,尧满意。他不是尧的嫡系子孙,各诸侯满意。

于是尧郑重宣布舜代理执政。



舜的手段

把盟主的位子传给这个年轻人,总是不太放心。但尧有办法拴住他。这个办法就是政治联姻。

尽管舜已有妻子登比氏,尧还是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、女英一股脑儿赐予舜为妻。

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鲧居然再次显示了他不可救药的天真。他提出异议:“怎么把天下传给一个草民呢?太不吉利了。”(《韩非子.外储说右上》)作为帝颛顼的儿子,联盟议事会的元老,如此缺乏政治敏感性,真是不可思议。

但鲧的预言很快被证实了。

舜代理尧为执政后,囚禁了尧。为了不让丹朱知道事情真相,阻止丹朱看望尧。(《竹书》:“昔尧德衰,为舜所囚。舜囚尧,复偃塞丹朱,使不与父相见也。”)

这正是他当年闯荡江湖、天地之间舍我其谁的一贯作风。

丹朱知道后,率三苗之兵伐舜,双方在丹浦展开大战。

这是一场关键的战斗。两个年轻人在角逐,其他部落酋长在观望。

但丹朱率领的三苗部落这些年来埋头发展生产,忽视了军队建设。而舜却有他的秘密武器:擅长射箭的东夷部落。其杰出的代表就是他的铁杆盟友羿。

丹朱一败涂地。战败后,其部落向河南、湖南、河北、山东等地迁移。

舜的地位得到空前的巩固。帝尧崩后,舜正式就任部落盟主位。

尧舜“禅让”?真实的幕后是腥风血雨

对于已无威胁的丹朱,舜表现得很仁慈,他把丹朱封到房地作诸侯,对丹朱及其家族敬若上宾,对房人优礼有加。(“以奉其祀,服其服,礼乐加之,谓之虞宾,天子弗臣……”)

巩固了王位,安排好了丹朱,舜又把注意力转向其他部落酋长。他的办法是杀鸡骇猴。

当年不识相的欢兜、没有人缘的共工、反对他执政的鲧、曾是丹朱坚强后盾的三苗,被宣布为“四罪”。共工被流放到幽州,欢兜流放于崇山,三苗流放于三危,天真的鲧被殛于羽山。

从此,黄河流域各部落没人再敢挑衅这个平民出身的盟主。

尧舜禹时期是中国社会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过渡的时期。政治开始带有血腥味,就是从尧舜“禅让”开始的。唐人沈佺期有诗云:“古来尧禅舜,何必罪欢兜?”算是戳破了这层窗户纸。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