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更多

   

外国人都是怎么骂中国人的

2017-03-03  sias16846


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《哒哒》栏目(公众号:dadatime)出品,每周五期,用独特视角解构不可描述的最In话题。


中国人对外国人的态度,可谓毕恭毕敬。其原因不过有二:一是我大中华好客的传统,二则是国人对强势文化趋之若鹜的心态。前者自古有之,后者在十九世纪被“洋大人”打了之后更加明显。


但是跪舔别人终究是看不见你的,低到地底下的姿态换来的可能不是尊敬,而是无视,甚至嘲讽。而外国人对中国人的讽刺,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。最让国民气愤不过至今仍影响尤深的莫过于“支那人”及“东亚病夫”,还有19世纪流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“黄祸论”。



“支那人”和“东亚病夫”这两个词不必多说,倒是“黄祸”可能知道的人比较有限。这个跟肤色扯上关系的贬义词,可能比 “黑鬼”程度更甚。


“黄祸”这个词最初来自《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》一书。1873年,俄国无政府主义创始人之一巴古宁在书中首次提到该词。此后,被英国殖民主义者皮尔逊将其进一步扩展,并广受西方政治家赞同。



巴古宁认为中国是“来自东方的巨大危险”,他在书中写道:“有些人估计中国有四亿人口,另一些人估计有六亿人口,他们十分拥挤地居住在帝国境内,于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以不可阻挡之势大批向外移民……这就是来自东方的几乎是不可避免地威胁着我们的危险。轻视中国人是错误的。中国人是可怕的。”


19世纪末期,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倡导“欧洲列强联合起来,抵抗黄种人、佛教和异端的的侵犯”,还创作一幅名为《黄祸图》的油画送给沙皇尼古拉二世,画上题词:“欧洲各民族联合起来,保卫你们的信仰和家园。”




“黄祸”之外,还有 “ching chong”。英语不是最早开始使用“ching chong”来调侃中国人的语言,在西欧语言里“ching chong”与“Chinese”谐音; 也有说指的是福建口音或广东口音的“清朝”读音; 另一解释是清朝西方人把国人叫做“清虫”,用他们蹩脚的中文就喊成了“ching chong”。这种表达很“白人”。


在北美地区,“ching chong”是长达数十年排华史的经典用词,被公认为具有强烈的民族歧视意味。20世纪初,白人孩子欺负华裔和亚裔孩子唱的儿歌都带这个词,如下面这首:

Ching Chong,(中国佬)

Ching Chong,(就坐在墙头)

Chinaman,(就坐在墙头)

Sitting on a wall.(就坐在墙头)

long came a white man,(过来一个白人)

And chopped his tail off.(切掉他尾巴)


所以,2002年美国著名NBA运动员奥尼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用“ching-chong-yang-wah-ah-soh”调侃姚明这一事件才会闹得沸沸扬扬,倒不是国人作,非要奥尼尔出来道歉,只是“ching chong”确实有伤国尊。要不我们叫你奥尼尔 “Nigger”(黑鬼)试试?看你翻不翻脸。



无独有偶,同样因为在媒体使用“ching chong”而出面道歉的还有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欧唐纳(Rosie O'Donnell)。12月5日,她在ABC(美国广播公司)的《观点》节目中公然用“ching chang chong”取笑华人。这一举动惹恼了亚裔群体。众压之下,欧唐纳不得不公开道歉,虽然亚裔群体表示并无感受到其诚意。


Rosie O'Donnell


不仅如此,美国饶舌歌手Rucka Rucka Ali还唱了一首叫“ching chang chong”的歌曲来调侃亚裔群体。该歌曲是翻版的黑眼豆豆的Boom Boom Pow,Rucka Rucka Ali把歌名改成“ching chang chong”,把歌中“boom boom pow”的内容也全部换成了“ching chang chong”。


Rucka Rucka Ali


除了被叫“ching chong”,还有一个程度轻一点的“Chinaman”(中国佬)。2014年7月10日,美国福克斯有线新闻频道(Fox News)主持人鲍勃·贝克尔(Bob Beckel)和嘉宾讨论中美网络安全问题时说:“中国人是美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……我们把他们带到这儿,还教这帮中国佬,呃,中国人,如何使用电脑,然后他们回到中国再来黑我们。”


Chinaman早期是美国华人移民在正式书信里使用的自称,后来被用来指代人口普查时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华人。随着对华人的歧视和排挤愈演愈烈,Chinaman的意味也越来越消极。美国1892年通过的禁止中国人入境的杰瑞法案(Geary Act)中也使用了Chinamen。渐渐地,Chinaman还被用来蔑称其他亚裔移民。


杨柏《丑陋的中国人》一书的英文翻译是“The Ugly Chinaman”,此中的感情色彩不言自明。


除此之外,外国人还喜欢用中国人的外貌特征来调侃中国人,最典型者莫过于“Chink”。Chink的中文翻译是“斜眼怪”,它衍生出了Chinky,Chinkie,Chinki等词,其形容词是chinky(中国味的)。这个词来源于外国人对中国人的早期印象:中国人都长着一对45度的斜眼(slant eyes)。除了中国人,这个词也用于其它亚裔,因为外国人分不清中国人、日本人和韩国人。



跟眼睛的形状有关的歧视语还有:slant(斜眼)、coin slot(投币口),slot machine(投币机),two strokes(两划)等。


不止眼睛,脸和头也成了嘲笑对象,如Panface(扁平脸):相较于欧洲人,东方人的脸没有那么立体。类似意思的还有table face(平板脸)、panhead(大扁头),pancake(煎饼)等等。以头进行取笑的如Zipperhead(拉链头):外国人认为中国人嘴巴小,笑起来颇似一条拉链。


肤色也难以幸免:Yellow Monkey(黄猴子):中国人是黄色皮肤。类似的还有Yolk(蛋黄):外国人觉得中国人的肤色和蛋黄颜色相近。Red Monkey(红色猴子):据说因为中国是红色政权。 Banana(香蕉人): 这个词更多用来指ABC,即在美国长大的已被西化的华人。



也有调侃中国人的饮食习惯的,如baby-muncher(吃婴族):旧中国以前闹灾荒饿殍遍野走投无路时确有食婴史,但无奈之举却被外国人屡屡拿来做笑料。


还有用典型人物来嘲笑中国人的,如Honky(香港佬):对香港人的蔑称。Bruce Lee (李小龙):对会武术的亚洲人的戏称。



除了上面提到的,还有一个让亚洲人比较反感的调侃词——“gook”。Gook在1893年出版的一本俚语字典的释义是“一个低级妓女”。它被外国人用来指代东南亚裔,歧视意味明确。


“Gook”近期事件发生在澳大利亚,过程大概是在一辆去往悉尼的火车上,找不到座位的外国女子指责两位带着孩子的亚裔母亲没有给她让座。一位和一名香港女性朋友同行的男士劝架不成反倒被骂:“Hard to get an Aussie girlfriend - you had to get a gook.”意为“找澳洲女朋友很难是吗,非要找个gook!”


她不仅声色俱厉,还根据自己的“Stereotype”把自己眼角往后拉模仿亚洲人,并模仿亚洲人说英语的口音来进行这一系列争吵,引起众人的愤怒和声讨。


看到这是不是觉得外国人对中国人真是很“mean(刻薄)”呢?别急,类似的词语还有好多,翻看一下他们对中国人的蔑称字典,真是繁复多样,令人大开眼界。



对亚裔来说,无论是被叫“chingchong”还是“Chinaman”或其他任何一个都不是一件愉快之事,这与因为自己具备区别特征而被取难听绰号的感受一样。同理,当我们为逞口舌之快叫外国人“棒子”、“毛子”、“鬼子”“鬼佬”、“老外”或“阿三”等时,也请考虑一下他们的感受,毕竟,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。

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类似文章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